首页  »  日韩泰剧 » 恶之花
恶之花

恶之花

状态:更新至第28集
类型:日韩泰剧 
导演:金哲圭
地区:美国
年代:2022
主演:内详
剧情:讲述为隐藏残酷过往而改变形象的男子,与追踪其过..展开
剧情:讲述为隐藏残酷过往而改变形象的男子,与追踪其过往的重案组刑警结婚后的故事。  李准基饰演看似为妻子和女儿无私付出的居家型男,但实际上不带感情去欺骗妻子而得到现有的一切,文彩元饰演深爱着丈夫的天真妻子..展开
剧情:讲述为隐藏残酷过往而改变形象的男子,与追踪其过往的重案组刑警结婚后的故事。  李准基饰演看似为妻子和女儿无私付出的居家型男,但实际上不带感情去欺骗妻子而得到现有的一切,文彩元饰演深爱着丈夫的天真妻子,却要遭遇亲手为丈夫上手铐逮捕。 韩国tvN的最新韩剧《恶之花》,由曾执导过《自白》、《通往机场的路》的金哲圭导演,李准基、文彩元继《犯罪心理》后二度合作了这部悬疑爱情剧,讲述一个警察妻子查案追寻丈夫秘密过去的故事。开播不久,豆瓣攀上9.1高分、实时热度第一的位置。《恶之花》不同于以往韩剧,在故事独创性、拍摄手法、导演立意方面皆十分亮眼,有杀人嫌疑的男主与身为警察的女主之间的追逐,从设定就带着刺激的意味。关于剧情的解读众多,本文不执着于此,而试图另辟蹊径,探寻导演是如何营造惊心动魄的反转,同时又暗藏玄机?下文将从构成反转的元素,镜像的运用,与镜头的调度入手,结合导演的巧思与李准基的双面演技,看《恶之花》的致命魅力为何?导演如何抓住观众求刺激的心理,使剧内外皆达到讽刺“偏见”的主题效果?反转的秘密:镜像语言打破“眼见为实”镜像理论最初由精神分析学家拉康提出。运用在这部剧,可以简单理解为,这是一种“真实存在的我”、“理想的我”与“社会化的我”三者之间的辩证关系。镜像也是诗意的语言,起着特殊的作用。《恶之花》中频繁出现的镜像构图,主要目的只有一个,表达人物隐藏了另一副面孔,也就是“真实存在的我”,其他正常镜头展现的,往往是“理想的我”或者“社会化的我”,通过不断打破“眼见为实”的定律,形成人物的反转。如男女主的亲吻从倒影开始,镜头缓缓摇上去,两人才正式出现。而倒影是暗示,两人的夫妻关系似乎不如看上去理想。与父母聚餐一幕,镜子出现了两次。第一次镜中有男主、女儿、父母。为何不直接拍餐桌,非要通过狭长、黑暗的镜子来拍?明明画面右边是暖黄光,观众却只能聚焦在一个冷色暗调的绿框镜中。正是暗示,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关系。紧接着妈妈嘲讽男主:“你一个有着如此过去的人,还和一个警察是天生一对么?”第二次镜中只有男主抱着睡着的女儿,看似温柔,却暗示他隐藏了“真实存在的我”,很快便揭示男主曾涉嫌凶杀案,他改名换姓逃过了通缉。镜像让观众认识人物及其关系,又时刻提醒着,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第一集案件中,审讯室的镜子映出嫌疑人的侧脸,搭配警察说:“从外表上看,他这个人真的很端正”,有一种讽刺之感。记者来找男主时,进门第一个镜头也透过镜子拍,记者的目的不详、与男主的关系复杂,这些都是镜子传达给观众的隐藏信息,随即导演会通过对话、回忆来证实。还有一些非常简单、明显的镜像运用,更直接地映射人物真实自我:被捕之前,对镜化妆的女嫌犯,露出了反社会的真实面貌;通过对镜练习表情的男主,才得知他有某种情感障碍;男主替女儿“报仇”后对着镜子露出凶狠的表情,两面镜子的折射下分裂出了三个他,由近及远分别为侧脸、背面、正脸,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另一个反转必备元素是镜头的调度。目前更新的4集中,有不少惊心动魄的场面,其中高楼悬挂要数最惊险的一场戏。先是一个倾斜的仰视镜头,营造一种他很厉害的效果,接着镜头摇高,拉到与男主水平位置,依旧倾斜着,代表危险的存在。然而镜头继续拉高,变为俯视角度的远景,高度与危险系数也昭然若揭,观众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如此惊险还不够,既然导演要“玩心跳”,也需结合天时地利,男主藏身窗外影子暴露了自己,就在女主转头前,光却神奇的消失了,影子也随即消失。本以为会松一口气,女主却还是发现不对劲向窗户走去,再次反转。仓库追击、打斗一幕中,镜头反复快切,并特写男女主的手部动作,和男主扔出的锤子,造成一种男主为逃命不惜砸女主的错觉,但实际上只是打爆灯管,一瞬间的火花四溅照亮了整个仓库,十分惊险。从镜头的调度,可看出导演对悬疑风格把控得很到位,随着男主秘密逐渐暴露,节奏越来越快,差点被女主抓到的场面也越来越惊心动魄。李准基演技上热搜:4种情绪快速切换全靠眼神《恶之花》除拍摄层面上的用心与巧思,李准基的演技更是主要看点,开播两集时演技话题登上热搜,韩网一致好评。李准基饰演的都贤收是中心人物,所有疑点都围绕着他,主线明确。而独立案件、牵扯出的人物,皆为了揭开男主秘密过往而服务。可以说,和李准基过去主演的《两周》、《武法律师》类似,是绝对的“大男主剧”。恰好《两周》中李准基也是饰演蒙冤被追捕的嫌疑犯,但相较之下这次的人物更加复杂、丰满,不单单是善良被冤枉,背后的黑暗面也需着力刻画。好在李准基的演技一向很稳。他的眼神尤为细腻,尤其饰演一个有情感障碍、需要学习表情的人,刻意练习与真情流露的差别很大。刻意练习的“幸福”表情,整个脸非常僵,眼神凌厉完全无笑意。对比回忆中他看到女主笑,受到感染,而不自觉也露出了幸福的笑,这时的眼神柔和又真诚。这段的情绪转化完全通过眼神传达。女主因没见过他笑而愣住了,他也跟着愣住,又看到父亲的幻影,眼中一瞬间由发愣转为惊恐、害怕。回过神来,又是迁怒于女主,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短短几秒钟,4种情绪快速、自然切换,演技可见一斑。纵观4集,导演似乎格外喜欢拍摄李准基的面部特写镜头,通过他细微的眼神变化来带动情绪。如被背叛、谋杀之后的反击,李准基的失去理智的眼神,到扭曲、耍狠,再到看见幻影的迟疑、怀疑自我的眼神转变,情绪饱满又流畅,感觉得到此刻演员是完全投入到这个人物当中的。紧抓观众心理:镜像理论剧外应用,直讽偏见主题即使《恶之花》在悬疑风格下足了功夫,李准基的双面演技令都贤收这个人物疑点重重,但金哲圭导演还是表示:“这部剧基本上,就是披着神秘悬疑外衣的爱情剧。”综合导演的说法、前4集的线索、记者的加持、与李准基选剧本的偏好,基本可断定男主不是真凶,只是患有情感障碍的涉案嫌疑人,一边挖掘真相一边被女主救赎的故事。然而一开播,各种“连环杀人案与警察当夫妻”、“反社会人格杀人魔”的宣传不绝于耳,似乎观众很期待看到这样“刺激带感”的设定,并且拒绝男主后期“洗白”。虽可理解为宣传噱头,但对导演来说,这可能是正中下怀,刚好对上了他在这部爱情剧中不断强调的隐藏主题:偏见。“偏见”在前4集中至少出现了5次。最直接的一次,是男主解决女儿问题时,他进门直接向对方道歉,理由是:“爸爸要把你教育成善良的孩子,现在大家对你的风评变好了呢,如果以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人家都不会怀疑你呢,反过来,如果风评不好,就会最先受到怀疑。”这对应他自己因风评不好,而百般受害的过去,算是男主借女儿之事的自白。剩下几次,皆是借别人之口表达了偏见的严重性,如少年记者霸凌男主时理直气壮:“里长大叔说,你不正常是随你爸。”这句话有一个细节,记者不仅明示自己的偏见,还挑明了里长的偏见,暗示之后里长之死的罪名安到男主身上,合情合理。还有南顺吉背叛男主,试图谋财害命,接到恐吓电话后下意识认定是男主要杀他;村里人认为男主不正常被鬼附身,举行跳大神仪式;借记者之口说出“反社会人格”;就连女主也认为抓到都贤收就可以升职,还能研究反社会人格障碍的遗传因素。男主是否被诊断为反社会人格障碍,目前无定论,全是不了解他的人在给他下定义。观众但凡看到男主不正常举动,如看视频学习表情,就断定他是反社会人格,这也是一种偏见。认为有反社会倾向,就一定是杀人犯,更是可怕的偏见。事实上,情感障碍有很多种,学习表情根本算不上反社会人格,《虽然是精神病但是没关系》中的自闭症哥哥也需要看图学习表情。除此,“情感迟钝”、“情感麻木”、“情感衰败”都可能出现无法正常表达情感的状况,甚至“反应性精神障碍”会表现出紧张、恐惧,出现片段幻觉及妄想,似乎也能解释男主不时看见父亲恐怖幻影的原因。这又回到前文所述的镜像。镜像理论最初从精神分析学,之所以延伸到影视并广泛运用,是学者们发现,银幕是观众和叙事中人物的一面镜子,而观众在其中寻找到自我的想象性满足。简而言之,观众把自己的期待投射到人物身上,现实中做不到,但又想寻求刺激感,把这样的期待带入男主,从而获得共鸣或满足感。所以,男主只要表现出一丝端倪,露出人前人后不同面貌,就很容易被认定成“反社会人格杀人魔”,只因这正是观众内心想要看到的“刺激带感”设定。导演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不仅在剧中多次用镜像表达人物,还抓住观众求刺激心理,利用银幕这个“无形的镜像”映射出剧里剧外偏见的存在,都是强大且可怖的,使讽刺的效果达到极大值。本文首发于【影视剧材优选】,来看我更多影评吧~收起
  • 无尽
  • 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