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艺 » 芒果新星班之甜蜜的任务
芒果新星班之甜蜜的任务

芒果新星班之甜蜜的任务

状态:更新至第20210815期
类型:综艺 
导演:马萱XuanMa,肖燃,冯青
地区:中国大陆
年代:2021
主演:内详
剧情:这是2021年的,你的爱豆私下什么模样?你最想..展开
剧情:这是2021年的,你的爱豆私下什么模样?你最想对爱豆问什么?《甜蜜的任务》带你走进爱豆,了解他们不一样的一面。展开
剧情:这是2021年的,你的爱豆私下什么模样?你最想对爱豆问什么?《甜蜜的任务》带你走进爱豆,了解他们不一样的一面。

最近看了陈丹青的一篇访问,叫“美剧是当代的长篇小说”,他认为美剧的水准已经大大超过当代电影,足以成为当代讲诉宏大故事的最佳载体。为什么跟长篇小说相比呢?在只有纸媒的单纯年代里,《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更早的《三国》、《水浒》,正是以长篇小说的形式,向当代和未来的人们呈现了恢弘的历史、人性的光芒与阴暗、个人选择无法撤销的后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冰与火》正是近年来美剧创作的巅峰。对于一个欧洲历史和文艺控,《冰火》的故事构架显得十分亲切,Westeros, The Narrow Sea, 不正是欧洲大陆和地中海吗?而东方奴隶制盛行的Meereen,不正是古波斯或古埃及吗?Westeros和东方国家的相互猜忌和窥探,正是欧洲早期历史上古希腊和古波斯争夺地中海贸易霸权这个长期地缘政治斗争的镜像。而Westeros内部七大家族的相互之间的权利斗争、他们领地和封号的传袭、包括他们与王位的关系,正是欧洲从蒙昧时期一直到近代主权国家成立之前的社会政治现实的翻版。甚至《冰火》剧情中的宗教元素,也暗暗透露出欧洲历史上宗教的影子。尤其是新的信仰和老的信仰的水火不相容:火神女巫在一出场就烧死了一批坚持老的信仰的人,正是欧洲历史上新教徒和天主教徒相互处死“异教徒”的方式;而第五季神来之笔的High Sparrow所率领的底层宗教反抗运动,反对统治阶级,包括宗教统治阶级(那个被从妓院里抓出来鞭打的应该是“大主教”的身份)的穷奢极欲、道德沦丧,这些布衣赤足,身负铁链的宗教改革者,不正是当年从天主教脱离出来的新教改革者吗?所以说,《冰火》确有史诗的格局。在史诗般的大格局下,许多的细节也与真实的历史相映成趣,比如北方的The Wall,国人只知道中国有Great Wall, 其实英国的北方曾经也有一条长城,是古罗马的Hadrian皇帝在公元3世纪左右修建的,目的正是用来防范北方的“蛮族”。所以用来抵抗wilderling和whitewalker的The Wall, 其实参照的正是英国的这条Hadrian’s Wall. 而本楼最钟意的布景,第五季里Dorne美伦美央的花园和宫殿:高高的棕榈树,色泽艳丽的瓷砖,马蹄形的拱门,简直就是西班牙格拉纳达的阿罕布拉宫的翻版,于是才知道Dorne模仿的是摩尔人统治下的西班牙南部,怪不得Dorne的武士是阿拉伯服装!最近读《中东两千年》,才诧异地发现《冰火》里龙母所收服的原来效命于东方贵族的“奴隶童子军”正是早期阿拉伯帝国的一种做法!关于人性的话题,容易讲得很滥,所以我只想讲一点,《冰火》里对人性洞察最深的两个角色,一个是光头大太监Varys,一个是开妓院的little finger,所以这两个人,基本上可以操纵所有人,因为人的欲望所在就是人的弱点所在。光头Varys因为从小做了太监,所以得以远离欲望洞察人性,而开妓院的little finger则是发掘各种隐藏欲望的大师。然而,然而,《冰火》里最让人感兴趣的却根本不是以上所讲的这些!《冰火》里最最让人着迷的,是那一个个人物的选择,其中的很多选择,脱开剧情的迷雾仔细想,几乎是每个人一生中都会碰到的!而在剧中,这些个选择,不但揭示了角色的人性,其不可撤销和更改的后果,更是直接决定了角色的命运和剧情(历史)的进展。正如当代一个叫福柯的哲学家所言,“自我”并非与生而来,而是我们的行动,我们的选择成就了“我们”,决定了我们是谁。简单谈谈我最感兴趣的几个抉择:Ned Stark的抉择我是国王的好兄弟,我一天忽然得知,我好兄弟的几个子女都不是他生的,是他的老婆和别人生的!我要不要告诉他?这个抉择,以不那么戏剧化的面貌,会出现在我们很多人的生活中——我的好朋友有一个朋友,我坚信他是个小人,我觉得他会害了我朋友,我要不要告诉他?我觉得我好兄弟新交的女朋友是个祸水,我要不要告诉他?我把Ned的难题,用来测试我的两个男同事,结果他们都选择“我不会做什么”。但是Ned做了,他不单准备告诉他的好兄弟国王这个爆炸的消息,还很有风度地先通知他的老婆:“我要去告发你了!你最好带着你的私生子们赶快跑吧!”Ned也许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但是他真是一个对人性没有丝毫认知的人。于是不但自己被搞得人头落地,也令Stark家族从此走上悲剧的路线。看完《冰火》,你会发现,大部分人的悲剧都是自找的。Ned的问题在于,他没有意识到,他不是一介草夫,他是Winterfell的lord,他首先是一个“政治人物”,他的行动,不但直接影响到家族兴衰,也影响到整个Westeros的福祉。如果他知道这一长串的连锁反应会造成天下大乱、生灵涂炭,他应该同意容忍几个私人子才是真正“侠者”应该做的事。Robert的选择跟Ned一样只图一时快意,不顾大家死活的,是Ned的长子Robert。跟他老爸一样是个打仗的好手,却天真地以为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搞定天下,一点不注重结盟和利用别人的力量。虽然万分不情愿地答应做为结盟的条件会娶镇守Narrow Bridge的小贵族的女儿,却在战地中与自己喜欢的女人结婚,以为换成他表哥跟对方女儿结婚就可以了。他也从未打听过对方的性格,这样做对方可能的反应——在这点上,Varys和Little finger是最好的榜样,他们所有决定的出发点就是信息,“知己知彼”,对方是怎样的人,他对某些事情会做出什么反应。于是他在血色婚礼上被屠,彻底葬送了Stark家复仇的希望,也就是《冰火》迷预料之中的事了。龙女的选择龙女一开始并没有任何选择。龙女崛起的故事简直是终极励志版“一个领袖是怎样长成的”的故事。她的作为到是跟选择没有太多关系,而更多是“知道我是谁,相信我的使命”。不过她跟龙的关系,倒是很有意思的地方,也正是原著(或者编剧)不落俗套、高人一筹的地方。龙女的崛起一开始是因为有了龙。但是在她的崛起过程中龙的技术性贡献是有限的,并没有因为有了龙她就变得无往不胜了。因此除了个别片段之外,龙的意义也许更多是寓意性的,是龙女自我的觉醒,对自己使命的认同的一种象征。而当象征她羽翼和力量的龙长大之后,却开始为非作歹,超出了她的控制,而她也选择把它们其中的两只囚禁起来。这个剧情,貌似是很多领导人物经常会碰到的困境:自己的得力干将做了坏事,为祸人民;不处置他们吧民怨沸腾,处置了又折损自己的力量。龙女所做的另一个选择(后来没有发生),就是为了维持对Merreen的统治准备跟自己并不喜欢的当地贵族结婚,这一点上显示出了极大的政治成熟性,跟Stark家鲁莽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他人物的选择也对历史发展造成了直接影响比如Theon的背叛,但是由于情况太过特殊,不具有普遍代表性就不说了。最后还有两个必须要说的,一个是Renly,一个是Jon Snow. Renly到这时候已经被大家遗忘了。但他当初被Ser Loras撺掇去跟Stannis争夺王位,真是史上最愚蠢选择之首。这个错误的名字叫“不知道自己是谁”。Renly平时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既没有野心,也没有技术,忽然因为国王哥哥死了,他的儿子据说是私生子,在别人撺掇之下,竟然也起兵去争皇位,这种行为就叫做“不作不会死”,于是他第一个就死了,本来也算死得轻如鸿毛,但因为“不知道自己是谁”是很多人都会犯的错误,所以专门拿出来说一说。Jon Snow是《冰火》迷里的大众情人,长得帅,武艺好,既有人格魅力,又有人性魅力。可惜也是Stark一家的通病:勇猛有余,计谋不足,同样是对人性缺乏足够的认知。自古以来,墙外的野蛮人wilderling就是守墙卫士The Night’s Watch和墙内百姓的敌人,他偏偏具有同情心,认为wilderling也是人,就在wilderling发起对墙的攻击,造成the Night’s Watch大面积损伤后不久,他就要去拯救wilderling,将他们放进墙内。他还有一顶大帽子就是The white walker对人类的总攻就要开始,所以必须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可惜the white walker就要来了这件事,其他人并不认同。于是Jon Snow也死了。看过《Rome》的童鞋会发现,他死的方式跟凯撒一模一样,都是被意见不和的同僚一人一刀捅死的,连最后那个少年的一刀,也仿佛当年凯撒的养子也是给了他一刀。看到历史的转折,想要弥合长期以来敌对民族之间深刻裂痕的领袖,一般都是被自己阵营里的极左派杀死的,好像曾经的以色列总理沙宾,就是因为倡导跟巴勒斯坦和解而被谋杀的;曾经的爱尔兰共和军新芬党的领袖,也是最终决定与英国政府进行和解而被谋杀的。他们上了自己理想的祭坛,成为历史前进的垫脚石。不知Jon Snow的牺牲,在第六季里是否同样能为人们所理解和感激?我猜不会。因为《冰火》的风格就是冰火般严酷无情,决不给理想主义留下侥幸的想法。说句题外话,我一直以为Stark家的孩子将会为家族复仇,看来看去也没有发生,于是我终于意识到他们的使命并不是复仇,而是保卫和“振兴”北方,Jon Snow算是为这一使命做出了一定贡献,接下来要对抗the white walker,避免人类的大劫难估计还得靠在不断追逐梦境中的神秘黑鸦中接近自己使命的跛脚小帅哥Brian。对人物的选择的强调,对他们的行动的不可撤销的后果的强调——这是西方史诗和东方史诗的最大不同。在东方的故事里,比如《三国》、《水浒》、比如《西游》,人物的塑造往往陷入脸谱化,他们的行为也往往被看成是理所当然的发展,而非一个可以选择的过程。这种不同的文学传统也许正反映了西方“以人为本”的个人主义思想基础和东方“集体式思维与行动”的文化根基。

收起
  • 红牛
  • 卧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