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艺  »  欢乐送
欢乐送

欢乐送

状态:20201030
类型:综艺 
导演:内详
地区:中国大陆
年代:2020
主演:内详
剧情:展开
剧情:展开
剧情:剧快播完了,更新了一些零散的想法。

"[We must] go against the intuition that in order to combat evil one must be, or proclaim oneself to be untouched by it. In this fable, as in all fables, one identifies in order to disidentify."

- Mark Sanders "Complicities: the intellectual and apartheid"

**********************

估计大多数人第一眼看《欢乐颂》,都会很容易有“这剧太平凡”的感受:只是一部风格明快的生活剧,像一潭映着阳光与轻风的清水,再令人惬意,也是一眼就能完全看透了,实在缺乏引人入胜之处。特别是,如果有人忍不住拿《琅琊榜》《北平无战事》这些男人戏来比,《欢乐颂》里既没有家国大义的厚重,也没有权谋争斗的诡谲,更不见生死偕忘的悲壮,有的只是五个女人最日常,最细碎的“生活”而已——这有什么值得人着迷的呢?

但我一直认为,“生活”本身才是最复杂,最深邃,最值得“观看”的题材。一切超然的神圣和美丽并不需要存在于另一个遥远的时代或空间。不需要在别处,最超越平凡的伟大往往存在在最平凡的“生活”里。我们可以从日常生活中获得我们难以想象的,最触动人心的启蒙。

如果一部拒绝陈词滥调,真正精心制作的现实主义题材“生活”剧,可以做到像一潭清水,也已经足够“有深度”了。因为清水虽然看似乏味,却也是最智慧的存在——每一个观众在面对这潭“清水”的时候,都可能在倒影中看到最复杂,最真实的自我。它能清晰地放大生活中那些被人轻易忽略了的动人细节。

可惜真正不俗的“生活剧”实在非常难见。《欢乐颂》现在还没出完,还不能判断它是否真的对得起“生活剧”这个名号。但仅从放出来的这些,我觉得它已经引发了至少两个很值得讨论的问题:

首先,关于“生活”的故事必定琐碎零散,要怎么才能讲得好?

其次,女人的“生活”故事要怎么讲,女权要怎么谈?

1. 生活剧节奏的中心是人物

现在的观众看剧,特别流行评价剧情的“节奏”,有的爱嫌快,有的爱嫌慢——但很少见人真的掐表细读文本的,大多数都是靠主观感受在笼统地评论。

是的,一个故事讲得好不好,叙事节奏至关重要。不过所有空谈都是耍流氓,要真正落实到剧本剖析才行。《欢乐颂》作为一部讲生活的剧,必然很难围绕着一个核心戏剧冲突来展开主情节和次情节的网,也就是说,不可能像比如《琅琊榜》那样的剧一样有一条等待完成的中心故事线。

《欢乐颂》的剧情核心是人物。琐碎的生活细节,要靠人物的成长发展以及人物之间的互动来串起,所有故事也将最终为刻画立体的人物和人物关系而服务。目前来说,《欢乐颂》做得还算不错,但仍然有进步空间。

2.每一个女人都不同——她想要的自由和她获得自由的方式都将不同

人们对女权主义总有许多的误解,包括我自己。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我也不能说我完全理解“女权”是什么。有关女权的知识习得越多,思考得越多,只会越来越不能定义“女权”——因为越来越体会到“女权”是复杂的,任何定义都沦为一种轻率的简化。

女权的复杂是必然的。

因为女性不可能是一个没有分歧的,完全同质的群体。事实恰恰相反,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女人都是独特的,彼此之间有无数微妙的不同。

如果我们谈女权的时候,把女性当做了一个绝对和谐统一的群体,认为她们永远有一模一样的诉求,这种抹杀个性,自贴标签的行为本身就是反女权的。如果女权主义的本质是一种批判精神,那怎么可以没有自我批判?

《欢乐颂》对女性生活的刻画最让我感动之处有两处。第一处是,它触及了女权问题的核心矛盾,因为它告诉我们每一个女人都不同:每一个女人都有不同的欲望。迄今为止大部分国内的女性剧中,我们看到的女性形象都是趋向同一的。比如讲媳妇生活的剧,一群女性角色全是媳妇;讲母亲的剧,女性角色全是母亲。像《欢乐颂》这样,五个女性角色形象差异如此之大的剧是相对少见的。

《欢乐颂》中所刻画的不同还尤其根植在女性群体中的阶级区分上,就显得更有深意。就像美国50年代的女权主义运动,中产阶级白人妇女把女权纲领狭隘地局限在“不当家庭主妇”上,而那时候普通的底层女性连饭都还吃不饱。这两个阶级的女性显然有不同的诉求,也不应该共用同一种女权纲领。

影射到剧里,樊胜美所面对的生活的困境显然跟安迪的所面临的截然不同。如果有人非把安迪对自己的要求安在樊胜美身上,告诉她这才是真正的女权,我实在是想不出有比这更“何不食肉糜”,站着说话不腰疼的KY了。

《欢乐颂》打动我的第二处是,它告诉我们,即使每一个女人都各有各的不同,她们追求的自由和权力也不尽相同,但她们之间仍可以有一种打动人心的情谊。她们的不同不会影响她们的共鸣。

无论是需要周旋在各种男人中的樊胜美,无视众人嚼舌根质疑她能力仍当着职场女强人的安迪,还是不甘心自己是女儿就要被哥哥抢走家产的曲筱绡,在大城市奋力当着底层小白领的邱莹莹关雎儿——她们女性的身份给她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一样的麻烦,但她们都一样在奋力反抗任何既定给女性的命运。

电梯里五人牵手的特写之所以感人,就是因为她们是那么的不同,但有再多的矛盾和误解,却仍是能手牵着手给予彼此支持和安慰的存在。

我想来想去,总觉得这样的不同又相同,手牵手走着不同道路的她们,才是对女性主义最好的诠释。

**************************************

「关于旁白」:

非常多人吐槽旁白,大概都觉得旁白出戏,毁气氛,太正经,不适合现代轻喜剧。

我自己关于旁白的看法是这样:旁白这个形式,除了衔接剧情,解释人物内心活动之外,还有它其他的意义。它的出现不一定是因为镜头语言太弱,必须依靠文字来解释剧情。

很多时候,它最大的效果就是阻止观众太入戏。是时刻给观众留出一个抽离的机会,一个旁观者的位置。很多人会觉得,这不是傻x吗,看个电视剧还不让人入戏,这肯定说明剧烂。但其实很多时候,观众太“入戏”,不一定是一件绝对的好事。太入戏,有可能导致看剧的体验只局限于感官上的刺激,看完就忘了,而缺乏理性的批判和思考。而旁白给人留出的距离感,恰恰冷却人的兴奋,能拉人出戏,让人再站回旁观者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完全感性的【感受】。毕竟我们整日都在【感受】自己的生活,却很少认真【思考】自己的生活。现在有机会看自己的一部分生活被别人演出来,恰恰是反思的好时机。

我举个现代剧里旁白非常成功的例子,《蜗居》里的旁白效果就非常好。特别因为本身是有些沉重的,讽喻现实社会的剧,旁白的抽离效果就尤其的好。《欢乐颂》虽然总体基调轻快许多,但我在文章开头也议论过,作为生活剧,绝对比大家想象的要更复杂,更深沉些。除了能看着剧下饭,笑过闹过之后,里面肯定还可以有别的回味。

但《欢乐颂》的旁白遭到这么多的吐槽,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最大的毛病在于:写旁白的人文学功底太不稳定了。旁白本来是需要文艺,严肃,文学感强的,但这剧里有几处旁白,语言很不优美,非常俗套幼稚,像很多人吐槽的一样,神似小学生作文。

比如,第二集电梯戏结束后的旁白,就因为文笔白烂而非常毁气氛;还有这两集里樊胜美回家照镜子的旁白,太满了,简直像给演员布置表演作业。但第四集,在安迪家吃饭,旁白说“有烟火气升起”,以及第五集,安迪看到邱莹莹为爱投入之后那段心理活动的旁白,就非常的有味道。

所以总结起来:我觉得不是旁白这个形式的错。是旁白写得不够好的错。

******************************************

「关于角色人设不讨喜」:

我始终觉得,现在的国剧很难做好,就是因为观众对人设这件事太不宽容。尤其一些观众爱把现实生活中憋屈了的尖酸刻薄气全撒在影视角色身上,我实在是不能理解。我听说过一些传言,说看中人气的小生小花,进剧组都爱带随身编剧,人人都想着把自己的人设改到完美无瑕,这样才能大爆吸粉,直至把一部剧闹得乌七八糟。

我是这样认为的:完美的人设都是套路,有缺陷的角色才是真诚。一个角色完美无缺,说明这个角色塑造得太平面化,这是失败,不是成功。《欢乐颂》里,曲筱绡和邱莹莹的缺点最明显,所以观众对她俩的恶意尤其的深重。如果演员自己吃不透,也容易彻底把这两个角色演得单薄,纯粹讨人厌,但庆幸这两个演员都能领悟到自己获得非常珍贵的机会:去塑造复杂立体的角色。

对这些角色宽容,不是圣母心,而是对人性本身的深思熟虑以致的宽容。讲白,真实的人性=我们每个人都会犯错。别人会犯的错,我们自己也可能会犯。看到别人的生活误入歧途,既不试图全面了解,也不耐心给人改正的机会,只想着把人打成异类,再享受蔑视异类的优越感,这是可怕的——这是以道德为借口做最不道德的事。

所以,这些缺点突出的真实角色,其实是一面镜子,让人照照自己,反思一下自己有可能会犯的错误。比如,邱莹莹的恋爱脑是在警醒女孩儿以后千万别恋爱脑,毕竟感情的事,陷进去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再比如,如果我张嘴骂曲筱绡嘴毒刻薄,趾高气昂,盛气凌人。。。我会发现,我在骂曲筱绡的时候,自己就正变成了我正在骂的曲筱绡。这是很有趣的,其实有时候你最恨的恰恰是最真实的你自己。

耶稣路遇群情激愤的人们正要以投石处死一位与人通奸的妇女,他说,“自问无罪者,可投石砸之。”结果那群道德卫士都溜走了。

*******************************************

「关于邱莹莹的“傻”和安迪的“聪明”」:

7-8集还没看,有一点儿空,先看了第十集安迪和邱莹莹吵架那一段的预告,预感到邱莹莹会被腥风血雨掩埋,所以想来讲讲关于聪明人和傻瓜的事。

邱莹莹的傻,除了智商、理解能力上的硬伤,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她的直。她的情绪是直线型外露的,从来不懂得掩饰。大多数时候,这样的人会显得率真,安全;但直爽和没礼貌只有一线之隔,这是永恒的真理。这一段剧情里,明显看得出,邱莹莹最大的问题不是傻,而是不懂得珍惜别人的关心和帮助——即使她认为安迪的好心劝告是泼了她冷水,伤了她的自尊心,她也绝对不应该用这种极为不礼貌的方式来回应。

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如果预告里这段剧情仅仅是凸显了邱莹莹是个没礼貌的傻瓜,那绝不会激起我想要谈谈的兴趣。这可能恰恰就是《欢乐颂》的高明之处,因为这个最傻的邱莹莹,恰恰戳穿了最聪明的安迪内心里最大的弱点。

在邱莹莹那一堆胡搅蛮缠的短信里,她说到了人的感情如何不可控,理智和逻辑如何不是万能的。你不得不承认,即使她的态度和语气都很智障,但她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某种程度上,她和安迪正是两种极端:

邱莹莹就是情感至上者,她不会压抑任何情感,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她都一股脑的表现出来,所以才会让人觉得她时而真诚温暖,时而脾气坏得感人。

而安迪是绝对的理智至上者。她有感情,但她最大的弱点,就是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些深藏内心的感情。她不知该如何在人前显露,不知怎么向人表达,更不知该怎么接收别人的感情。她有强大的逻辑思维,可以用理性管理情感,但这种管理不可能持久。人的情感永远是最难驯服的猛兽。

因此,邱莹莹和安迪的交锋非常有戏剧性,也很值得深思。当邱莹莹指责安迪只懂逻辑和理性的时候,她没有想过,安迪最初会来劝告她就已经是在“感情用事”——那个纯粹理性的安迪根本就不会搭理邱莹莹(事实是,安迪之前也确实劝过关雎尔不要管邱莹莹)。而安迪发现自己“感情用事”的失败,便立马逃离了,回归了最理性的她。

所以邱莹莹看似是在试图说服一个理性主义者倒戈到情感至上的阵营,但也是她,用一套一套的“逻辑性”大道理,摧毁了她与安迪之间可能发展的情感纽带。讽刺,复杂,有趣。喜欢这样的《欢乐颂》。


**************************************



「关于BG感情戏」

开头加一句:祖峰老师是非常好的演员,非常喜欢祖峰老师,角色不会谈恋爱跟他没关系,他那种中年男人的谨慎和圆滑都演得特别棒。

《欢乐颂》刚出来的时候,就有人打趣说,山影不是不擅长拍女性角色,只是不擅长拍BG戏。我一直把这话当段子听,毕竟山影这么些年并不是没有拍过出色的男女感情戏(《战长沙》不就挺好),只是大火的这三部《北平》《伪装者》《琅琊榜》BG线都相对比较暗淡,尤其前两部,几乎所有槽点都集中在了BG戏上,如此才会给大家编这段子的机会。

直到我看到14-15集里安迪和奇点的感情戏。

我的观感是这样:山影就像这场戏里的奇点,我们作为观众就像这场戏里的安迪。山影拼了老命用各种各样的套路,嘴炮打得天花乱坠,非说”这就是爱情“,还把这份“爱情”硬塞到观众嘴边,强迫观众享用。作为观众的我们也只能跟安迪一样的反应:等会儿我没想好(wtf这真的是爱情?)。

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是太喜欢祖峰老师,我估计会立即拉进度条以示拒绝,一分钟都不像多看。

奇点之所以谈不好恋爱的毛病,就是山影拍BG感情戏的毛病。一模一样。套路太多,真诚太少。废话太多,气氛太少。抢拍太多,耐心太少。单方面强迫太多,双方互动太少。

奇点跟安迪谈恋爱的逻辑是:因为你信任我,把我当特殊的一个,这样那样这样那样,这些都是“爱情”的表现。所以你爱我。有句潜台词他没说出来:为什么他能通过分析判定安迪这些表现都是“爱”?因为它们都符合电视剧里演烂了大家都公认了的——爱情的套路啊。

奇点跟安迪表达爱意,同样充满了陈词滥调。他的拥抱,他的拉手,他的亲吻,总有一种到点儿了完成任务的感觉,透露出的是,“我这样做,是为了能够体现我爱你”,而不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这样做”。

你可能会觉得,这两者有区别吗?不仅有区别,区别还太大了。前者是刻意的,是用完成套路来炫耀自己的爱,目的性,压迫感都太强;后者才是发自内心,真情流露的,是横冲直撞,超脱于言语之外的。

这不是说奇点不爱安迪。他可能在内心深处有过那样发自内心的爱情的悸动,但因为他的谨慎自保的性格,和他的阅历,他表达爱意的方式无可避免的流于油滑。即使是要搞霸道的拥吻,都是算计好了成本回报以及退路的。他的爱是用一个庸俗又虚伪的架子搭好的,所以才会让人不舒服。

爱情是什么?爱情不是“因为送玫瑰代表爱意,文化传统教导我们,爱一个人就要送玫瑰,所以我选择送玫瑰来证明我的爱情。“

爱情是“今天我路过一个花园,看到一朵野玫瑰在静悄悄地开放,我没来由的想到了你,所以摘下它赠与你。”

年轻时候的伍迪艾伦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爱情这回事。他的论点是,你怎么证明,你不是因为想要爱情,所以照着从古至今那些浪漫爱情故事里的套路来做出行动,然后再自欺欺人,说自己是在爱一个人?你怎么证明,你示爱的行为不是被文化传统,世人言语,甚至“爱人”的目光所左右的,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

这个论调是极端的,但也有它自己的道理:简单来说,遵循套路的爱情不是真正的爱情。套路太多,瞎逼逼太多,是在埋葬爱情只存在于转瞬间悸动的魔法。

这也是为什么,山影越卯足了劲儿想拍好BG戏,越是怎么也拍不好。起码到现在为止,《欢乐颂》里的两段卖真爱倾向的BG感情戏全部扑街——除非真是这么心机,卖的不是真爱。王柏川和樊姐那对的问题简直一模一样:告白说一次是心动,说第二三四五六次就是尴尬。说的次数越多,那种廉价的肉麻就足够毁所有。

在这一点上,山影大概是不明白,奇点就算再魔音穿脑地对安迪念上一万句,你对我有好感,都比不上咯咯傻笑的小曲坐在无奈摇头的安迪旁边,那哪怕只有一秒的亲密无间来得有情。

感情是很脆弱,很轻灵的存在。人与人之间的化学反应有则有,无则无——所以有时候无心插柳反而效果更好。如果本无缘分,不要靠语言和套路死撑。

************************************

关于「三观不正」

剧播到现在,差不多快到一半,热度尚佳,争议却颇多。

有批评的声音没什么可怕,也不是坏事。我上面也写了一大段对此剧部分感情戏处理的不满。我是这么以为的:任何提供了具体的论述,并清晰表明只是自己的观点,开放给大家讨论与反驳的批评,都是良性的批评,这没什么大不了。

但有一种批评是恶性批评:只抛出一句“这部剧三观不正”,也不继续阐述,就打算彻底否定此剧的一切。这种批评我不能接受。

在我看来,做出这种批评,你起码要阐述清楚:1)你认为的正确的三观是什么 2)你为什么认为这是正确的三观 3)你为什么觉得这种正确是唯一的,也就是说,为什么别的三观就不能也是正确的

这样的批评方式,冤枉了这部剧事小,丢失了自己的批判思辨能力事大。很多人爱对人对事贴上“三观不正”的标签,却很少认真思辨,自己认为所谓正确的三观是哪里来的,为什么这种三观就一定是正确的。

我们需要道德观和正义感,但绝不需要不接受质疑和思辨的,本质反智的道德高地。

隔壁豆友haylin写了一篇很精彩的剧评/小说评,我虽然不见得完全同意她/他的观点,但很欣赏这篇批评,因为它的观点阐述得很清楚:《欢乐颂》,尤其是小说,体现出的是一种精英主义的优越感和对不同阶级的不平等刻画。

我没有完整读过《欢乐颂》的小说,读了她的文本细读也觉得小说极有可能是有这样的问题。

但我想谈谈,这部剧【可能】做到怎样的不同。这样的不同,与影视剧与小说作为不同艺术形式,所存在的本质差异有关。——但因为剧没播完,后面搞不好会打脸,所以我只按目前播的集数来谈一种可能性。

首先,影视剧改编小说,是不可能完全还原的——即使它再怎么忠实原著,一个是以图像和声音为媒介的形式,另一个以文字媒介,这种跨媒介改编都不可能做到原封不动。所以,任何改编都是一种对原作的解读,也是一次再创作。

影视剧还有一点很特殊:它是群体创作的成果,而不像文学作品是独属作者一人的。左右一部剧最终文本呈现效果的,除了导演,编剧,当然还有演员本身,甚至还有剪辑,声效,灯光,每一个环节都可能使这部剧的文本和传达的意思完全不同。

每一个环节的人,都对这个故事,这些人物有自己的解读。他们完全可能加深人物形象的立体度,也可能把原本对某种价值的正面描写,展现为一种讽刺和揭露。

最后,巴赞认为影像不是艺术——影像是完整呈现生活的痕迹,影像就是真实本身。也就是说,小说的创作可以传达很多主观的价值;而影视剧却是首先把“生活”呈现给人看。它也会有主观价值的传导,通过台词和人物剧情设置。

但我们首先看到的,永远是这些人物的生活,而不是创作者对这些人物生活的价值评判——因此我们能根据自己所见的有自己的判断,而不需要完全通过其他人物的视角或者作者的视角,完全受他们的价值判断左右。(当然这并不是说影视剧的镜头语言是完全客观的,这是一个哲学上很受争议的问题,在这里没法展开)

再谈谈剧中樊胜美的人设。起码在剧中,这个人物是相当立体的:她的确想嫁有钱人,幻想婚姻能改变自己的阶级地位;但与此同时,她内心非常坚定地相信着女人真正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从早期劝邱莹莹不要被爱情冲昏头脑,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就能清晰的看出来。

所以对她来说,婚姻和男人是帮助她实现自我独立价值的工具,而不是她自我的终极价值。虽然这种选择必然沦为一种依赖,但在她的位置,她没有其他的选择,这是她的无奈。

所以在我看来,剧里对蒋欣出演的这个角色起码是没有被丑化的。更关键的是,如果剧里只展现她因为生活的窘境而选择依靠男人的【被动性】,即使这是对这类女性生活境况的所谓真实刻画,那也确实可能是有问题的。但《欢乐颂》目前的剧集里,我们已经能看到,就算处在这样的困窘中,樊胜美也是【主动】的。她有自己的人格和自尊,她努力与自己的困境周旋,即使她没有条件选择像安迪那样的独立,但她也在尽最大的努力掌握主动权,活出她自己的自我。

邱莹莹这个角色,我上面写过了一段“关于邱莹莹的‘傻’和安迪的‘聪明’ ”,里面就表明了我认为邱莹莹的“傻”中,其实有一种更优于安迪“聪明”的存在——那就是她感情的充沛。剧里呈现的她也许需要成长,有许多缺点亟待改正,也许她在智商上确实得不到什么进展,但某种程度上,她比安迪更“健全”,她也会比安迪更快乐。

正如安迪说的,成功的定义应该有很多种,每个人都能有适合自己的成功。所以至少在剧里,邱莹莹这个角色也是立体的。迄今为止,她在慢慢成长,在慢慢找到自我,所以并不完全是一个经过丑化和平面化的底层阶级傻妞形象。

最后的争议在曲筱绡。我认为,这个角色的症结在于:她与22楼其他人之间到底有没有产生真挚的感情。

如果没有,那这个故事对她的“偏爱”的确有可能是一种,盲目崇尚上层社会的精英主义更或者拜金主义。

但如果她的感情是真的,那她对关雎尔,樊胜美和邱莹莹的“看不起”就并不真心;如果她的感情是真的,那么她在心里也更不会不尊重这三个中下层阶级的角色。

如此以来她的“看不起”和“不尊重”,就更不能代表这个故事对她们三个的看法——而更多的是她需要成长的证明。是她长了一张毒嘴,不懂表达感情的“缺点”。

起码在目前看来,这部剧是打算煲情感鸡汤的。即使小说里她们到最后没有真挚的感情,剧集进行到现在,已经在卖她们5个的“真爱”了。

最后:我们所处的社会,阶级差异,尤其是阶级间的贫富悬殊,已经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到的问题了。《欢乐颂》能够在不被河蟹的前提下,如此尖锐的指出这个社会问题,某种程度上就已经有它的价值。

一味的把樊胜美的故事讲成安迪那样,或者把邱莹莹的生活包装成曲筱绡,便又有可能忽视阶级问题的严峻了。我们的确需要清晰的看到,樊胜美和邱莹莹这样阶级的女性,在现阶段就是很难实现阶级流动的——这是以资本为中心的商业主义社会的普遍问题,而不是她们的。

即使我们需要对阶级流动性保有最大的希望,但真实的问题也需要被揭露不是?

************************************************************************************



《欢乐颂》其实是一部很难界定类型的电视剧:剧名仿佛给了人“情景喜剧”的暗示,开篇的人物介绍又制造了些“职场正剧”的错觉;虽然中后程完全显露出了俊男美女谈情说爱的主线,但仍有“讽刺剧”的冷然笼罩在稀薄的浪漫之上。非要给这部剧做一个类型定位的话,大概只能勉强将其描述为一出以五个女人琐碎生活为轴心的“悲喜剧”。

虽然哪怕一部三流言情剧也知道,不完美的人物才能立体,有立体的角色才能催生戏剧性来吸引观众眼球,但大多数剧集都下不了狠心让正面角色有实打实挑战人三观的缺点——

最终这些角色所谓的“缺点”总会被转化为“苏点”,那么某种程度上,这些角色就依然维持了玛丽苏系统下的“完美”。

《欢乐颂》塑造“不完美”的决心在于:五位主角中,除了安迪和关雎尔的缺点还可以算无关痛痒,邱莹莹的固执,樊胜美的虚荣,以及曲筱绡的刻薄,都在剧中被毫不留情地展露——过于毫不留情。

这也联系到价值观上的含糊不清。看完全剧我也不得不承认,虽然打着励志的名号,但《欢乐颂》观察现实的“冷静”,有时确实不可避免地演化成了一种缺失人情味的“冷漠”。在敏感的观众看来,这无疑是十分“赶客”的致命伤。

当然,我们希望《欢乐颂》能有更多的人情味,不代表是要强求剧集放弃塑造复杂有缺陷的人物,重返非黑即白的简单价值判断。更多的,是希望这部剧在讽喻揭露现实的同时,能够不堕入一种“现实如此,理所当然”的漠然。

期待第二季。


收起